PC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纸鸢纷飞相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6:07 阅读: 来源:PC管厂家

客栈里各种各样的客人都有,不时听临近一桌的客人说,高纬对兰陵王的猜忌越来越重,就连兰陵王身边一直骁勇善战的段韶将军都被撤了职,此次出兵,兰陵王手中人数被精减掉了一大半,所有守城的将士加起来不过二万余人,要对付宇文邕的百万雄军俨然非常吃力。

我顿时坐立难安。

手心相搓,竟渗出了手汗。

我不能看着兰陵王去送死!

我在城楼下转悠了几天再未见到兰陵王,打听后才知他病了。

心里空前的想见他。

恰巧见他军中正在招厨娘,我便前去应聘,凭着一碟出色点心,我顺利留了下。

盛夏之季,难免闷热潮湿,据说兰陵王脸上长痈,持续高热不退,接连请了数个郎中,服了许多帖药都不见好转。

眼看宇文邕的人马已围至定阳城下,兰陵王不得不撑起病重的身躯,握起一旁的长戟。

我端着汤药的手渐渐生白。

半年不见,他竟憔悴成这样。

加上病痛的折磨,如玉般的俊颜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加上高烧未退,两只眼睛也是红红的,下巴的胡渣已生青,此时衣裳渐敞,一截胸膛露在外,肌肤也是红红的。

可见他身上的热度有多高?

他用长戟支着颀长的身躯,将墙上的兽面面具取下。

我知道他想带兵出征,可是此时他怕是连个房间都走不出,眸光不时落在那面具上,心里一时有了主意。

我将汤药交给一旁的士卒,让他端过去给兰陵王服下。

看着兰陵王将汤药一喝而尽,软柔无力地倒在地上,我赶紧一掌劈晕那士卒,将地上的兰陵王扶起。

再次靠近这个温暖身躯,心尖异常抖颤的紧。

抚着他那滚烫的脸颊,喃喃唤道:“长恭!你不能死!”

说时将他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为他活着!”

我在药里下了点迷药,应该能让他睡上一会,如果这一会能让宇文邕退兵,或许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能让他安心养病。

我从兰陵王手中取过面具,随后拿走他的长戟,换上他的战袍,独自一人驱马而去。

到底跟随兰陵王多年,对他的言语、表情、行为了如指掌,加上他的面具和长戟、战袍,那些守城的将士见了我没一人起疑心。

那战袍其实我穿得大,若不是骑在马背上,定然会被人瞧出。

战事紧急,将士们见兰陵王带病亲自上阵喜不自胜。

将士们士气充足,让我心里起慰。

即便如此,估摸双方的兵力,定然不能贸然与宇文邕开战,而唯一能做的便是休战养息。

如此只能前去与宇文邕谈判,怕只怕未见到宇文邕,就已死在对方的乱箭中。

我挑了一百支铁骑随我出城与宇文邕谈判。

这一百支铁骑,是兰陵王从百万将士中精选而出的,曾跟随兰陵王南征北战多年,个个都是铁血汉子,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我对这支铁骑的英勇,早已目睹,此番由他们跟随我一起,倒有了几分把握。

只要他们在,尚能护我个周全。我并非是怕死,只是不想辱没兰陵王战神的英名。

果然一出城,数万支箭羽如雨点般射来,我举起长戟连连挥扫,虽没兰陵王那般轻松自如,但尚能招持得住。

待突破周军前锋之围,已是汗衣夹背。

我驰马上前,派人给宇文邕捎去一封“休战书”,却迟迟不见回复。

握着长戟的的不禁颤抖,担心周军随时会反扑,到时不但救不了兰陵王,定阳也会沦陷。

而我骑在马上时间已久,加上之前曾与周军厮杀几番,体力耗尽过频,生怕自己随时会从马背上滚下,到时乱了军心可就事大。

我不得不驱马来回踱着,寻找一个万全之策。

这时,一阵“哒哒”铁蹄声夹着漫天扬尘而来。领头的一身黑金战甲,刚毅的轮廓,映着阳光,碎碎晶晶。

宇文邕!

想不到他竟亲自来了!

我紧了紧手中的缰绳,告诉自己要镇定。

宇文邕在瞧到我的那会,俊眸微微一愣,继而独自骑马朝我奔来,大约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驻马眼望。

“高长恭,别来无恙!朕念你是个难得的将才,不想赶尽杀绝!高纬荒淫无道,暴虐成性,北齐气数已尽,朕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免得累及无辜百姓!”

我望着马背上的宇文邕,从他黝黑的眼眸里正射出道道精光,那是一种胸有成竹,大局在握,胜利者的荣光。

我心虚地避闪开,生怕一小心被他看穿。

红唇一咬说:“宇文邕结局如何,你我都不知!《休战书》本将军已呈上,表明了我方的态度,若你一意孤行,本将军定会奉陪到底!”

宇文邕哈哈大笑,骑着战马一点点朝我靠近了来。

我的心开始怦然乱跳,熟悉的龙涎香味让我局促难安。

红唇一咬,手中长戟已朝他挥去。

宇文邕见之,眸色一冷,帝王剑与长戟瞬间相触。

两种兵器相撞的清脆声,回荡在方圆百里。

宇文邕手劲极大,而我本来就没他那般力大,何况已是身疲力竭,握着长戟的手不免在发抖,眼看他的帝王剑攻来,不得不将长戟护着小腹抵住。

宇文邕的眸光落在长戟上,继而又一点点转到我的小腹上,俊眉一蹙,倏然间将帝王剑收起。

“好!朕答应你的要求!暂时休战一月余!”

我收起长戟双手抱拳,冲他道了声谢字。随后一夹马肚,朝自己的阵列奔去。

这时背后扬起一道疾风,我尚未来得及回想那是什么,只见一道白影惊怕失措地纵马朝我奔来。

“紫鸢小心!”兰陵王呼道。

见是他,我嫣然笑起,刚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却被身后的箭风夺走了声响。

那箭是从周军营里射出的,宇文邕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一剑砍断射剑之人脑门,纵马朝我而来。

那箭由后背穿入心口,血水不时喷涌而出,让我痛得死去活来。

其实单这支箭并不能让我瞬间毙命,只是这箭上沾着毒,我的神智开始犯起迷糊,四肢软软的再也握不住手里的缰绳,从马背上滚下。

纳雅外传无限内购版

无双

飞仙诀下载

大富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