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化工城的心病

发布时间:2021-01-08 02:27:56 阅读: 来源:PC管厂家

4月23日早晨7点半,吉林化纤(000420)拓普公司线厂工人W大姐(化名,下同)像往常一样来到车间准备上工,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气味中既有恶臭,又有苦杏仁味,让她感觉头晕、恶心,直到晚上还没有好转。

第二天早上,当再次闻到这股味道之后,W大姐坚持不住,晕倒在地。与W大姐同样闻到恶心气味的还有同班组几个姐妹,24日她们也相继发生了昏厥、抽搐、呕吐现象,被紧急送到吉林市职业病院,此后因病症严重又被转到吉林化工医院。从4月24日开始,她们的症状就像传染病一样,有近千名化纤职工陆续出现头晕、昏迷、抽搐等不适症状,至今病情严重、住院治疗的已达数百人。

W大姐绝没有想到,她和姐妹们的倒下竟引发了一场吉林化纤职工是群体性中毒还是心理癔病的全国性争论。而在争论的背后,一些嗅觉灵敏的化纤上下游企业和中间商正相机而动。

专家认定心因性疾病

这场疑似中毒事件的罪魁祸首被认为是只有一路之隔的康乃尔公司,吉林化纤职工及家属纷纷怀疑康乃尔15万吨苯胺装置存在泄漏。

几天之后,接到通报的卫生部派来由七名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对疑似中毒的人员进行检查。“(卫生部)专家来了先问我有啥感觉,然后让医务人员用小锤敲我的手和腿,看看有没有神经反应,也没有重新抽血化验。”W说。至今,她们仍然出现呕吐、间歇性头痛、四肢麻软无力等症状。

但是令人们感到疑惑的是,虽然这些症状与苯中毒症状非常相像,但卫生部专家没有找到中毒的医学根据,不仅是康乃尔公司和化纤厂内空气监测未出现污染物超标,而且所有发病人员的血液检查也都未出现异常。由于未找到中毒元凶,按照检测惯例,只能定性为“心因性疾病”,即一种由于心理诱因产生的疾病。

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职业病防治中心教授赵金垣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能产生这么大的心理恐怖?”

谈苯色变

实际上,化纤厂职工的心理恐惧要追溯到2005年那一次震惊中外的吉林石化苯胺爆炸事件。

吉林市是个名副其实的化工城,全市工业资产和税收的一半来自化工产业,其中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是上下游化工产业链的核心。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双苯厂苯胺车间发生爆炸,将吉林市数十年无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的纪录炸上了天。那次事故导致8人死亡,大量苯类物质沿松花江而下,造成了下游哈尔滨等大中城市的断水,甚至影响到俄罗斯城市的饮水安全。吉林市由此名扬全国,而化工城的居民则是“谈苯色变”。

化纤厂职工发生疑似中毒事件后,一致将矛头对准康乃尔公司,原因在于他们得知同样生产苯胺的康乃尔公司购买了当年吉林石化爆炸后废弃的苯胺装置。

康乃尔公司副总经理王大祥在被中国证券报记者问及现有苯胺生产装置是否是购买的吉林石化爆炸后的淘汰品时,原本语速快捷的他出现了明显的停顿,随后一再强调公司的技术是从德国引进的。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康乃尔生产硝基苯的技术的确是从德国引进。但康乃尔15万吨的苯胺生产装置由两台7.5万吨的流化床构成,其中一台标号为F52-01的老系统确系购自吉林石化的淘汰装置。不过他认为,虽然是爆炸后的淘汰产品,修复后应该可以避免泄漏问题。

除了对于苯胺爆炸废弃装置心存恐惧外,一年前,康乃尔公司试车时,发生的小范围职工中毒事件更加重了吉林化纤职工的心理阴影。2008年9月底,康乃尔首次试车期间,吉林化纤线厂职工L(化名)闻到一股臭鸡蛋气味,随即发生中毒现象。与他一同中毒的还有线厂其他几名职工。在十余天治疗之后,他们被要求回到工作岗位,并每人获得6000元赔偿金。据L回忆,当时他们与康乃尔签订了“生死协议”,保证不再就后续可能出现的症状要求康乃尔承担责任。康乃尔副总经理王大祥对中国证券报记者承认,那次事件是生产苯胺的前期工序中发生硫化氢泄漏,已经得到正确处理。

短期难以复产

不过对于苯胺装置的安全性以及一年前的小范围中毒事件,吉林化纤的职工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解释和说法,由此产生的对管理层的不满,使得吉林化纤部分职工对于卫生部专家“心因性疾病”的诊断也采取了不信任的态度。

不信任的后果就是直接影响了吉林化纤的全面复工。“不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中毒的,我可不敢回去上班。”毛条车间小P(化名)说。尽管吉林化纤职工被要求返回工厂上班,但很多工人仍然对工作环境的安全性充满担忧,不敢回到车间。中国证券报记者看到,在毛条车间里,往昔机器轰鸣、人影穿梭的场景不再,只有几名女工在默默干活。

一位吉林化纤住院职工的家属无奈地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我们只想知道三件事:“一是什么不明气体中毒?二是能不能治好?三是治好后有没有后遗症?”由于未能找到中毒的医学证据,吉林市各大医院对于吉林化纤住院职工的用药都以“能量合剂”和安定为主,这也造成了职工家属的不满。

由于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吉林化纤的职工和家属情绪有些激动。如今,吉林市的公安部门如临大敌,每天有十余辆警车停在康乃尔公司周围,防止吉林化纤职工引发群体性事件。就连记者在康乃尔公司门口拍照,也被守候在旁的便衣警察当作可疑人士带走。

化纤价格“心理性”拉升

吉林化纤疑似中毒事件还有可能波及到相关化纤产品的市场价格。2005年时,吉林石化双苯厂爆炸曾导致苯胺价格狂飙,分析人士担心“历史会重演”,而一些中间商乘机囤货,冀望借助这一事件趁机拉升相关产品价格。

记者注意到,从今年一季度开始,国内纺织业已经出现回暖迹象,部分原材料价格开始恢复性上涨。4月初至上周,腈纶短纤和毛条出现了较大涨幅,分别上涨29%、24%;紧接着是涤纶长丝短纤,有18%-20%的涨幅;锦纶位列其后,涨13%-17%;粘胶短纤涨10%,长丝微升,氨纶也有所启动。

“春节后,俺们车间的产品都不落地了,好多车就在外面排队等着提货呢,而去年生产的产品都摞了三层了。”毛条车间Z女士向记者描述年初的销售状况。

化工研究员表示,吉林化纤长丝的停产使供应量突然收紧,但并不会因此造成化纤产业整体产能不足,因为国内其他化纤企业的开工只维持在80%左右,吉林化纤的停产正好为这些企业提供了市场机会。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是如何慢慢发展的呢

预防宫颈糜烂较佳方法是什么

上海看肾病好的医院是哪家

上海糖尿病专科医院哪家医院好:糖尿病可以吃淀粉吗

重庆哪家医院可以治疗银屑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