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偏远山村如何培育上市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07 20:30:10 阅读: 来源:PC管厂家

尧治河村这些年

《新楚商》记者 | 马秀莲 发自保康

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尧治河村,位于襄阳、十堰、神龙架三地交界点,地处偏远。

23年来,尧治河由“极寒村”、“空壳村”,进化成了企业集团式“明星”村庄。其村集体固定资产达6亿元,拥有囊括磷矿化工、旅游、酒业、酒店等多元化产业的22家公司,重点培植的湖北尧治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主板上市指日可待。与此同时,尧治河缔造了一个全民持股的产业集团,亦通过一手稳健的“资源牌”,给子孙后代留下了“稻米粮仓。”

从尧治河村长远的经营策略中,我们剖析出了一个优秀的“农村办产业”的样本,供人打量、思考。

“走的是羊肠路、吃的是供应粮、穿的是破衣裳、点的是煤油灯、住的是茅草房。”1988年之前的尧治河村,是这般景象。

23年后,曾经的穷山恶水已被改造为“金山银水”。

羊肠小道被74公里蜿蜒盘旋的公路覆盖。1998年,在外打工几年的一个小伙子大年三十包车冒雨回家赶团圆饭,只顾着让司机朝大路开,在60多公里的公路上打转到天亮,却找不到家门,天亮方才惊觉在自家门口迷了路。

现在,开往村里的班车仍然很少,一天一趟,理由却从“没路”变为司机口中的“尧治河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有私家车,多开一趟班车,没生意。”“这里稍微穷点的人家才开比亚迪(002594)呢!好车子多着呢”售票员赶紧补充。

20多年后的今天,已少有人外出打工,反倒有5省23县3000多打工仔进入了村里的企业。

茅草房几经变更,翻新成平均每栋造价31万的“小别墅”。

当邻村还在为“家里有几样电器”骄傲时,装电脑、联网已成为村委会考核家庭建设的一项重要指标,尽管并非每个村民都能通晓“互联网是打开大山的一扇窗”的意义,不过在形式上,他们显然已经达标。

比起粮食和蔬菜,村民更热衷矿石里凿出的财富、公司股份、分红的涨浮数据。去村里的企业上班,或者承包各种工程成了主业。

村办企业湖北尧治河集团有限公司(以下均简称尧治河集团)旗下现有22家子公司,其子公司湖北尧治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化工股份公司)正在预备上市。

“人均收入从每年300元增至过万;村固定资产达6亿;10座水电站发电量达过亿千瓦,年创产值3000万元;支柱产业磷矿开采加工能力达到100万吨,转化能力达到50万吨;重点培育旅游项目已投资过亿;花费5000多万在房县建四星级宾馆;投资2000多万元收购原县酒厂……”接受采访的尧治河人对2008年这组官方给出的数据烂熟于心。

更让他们滔滔不绝的是——这组数据如何“野蛮”生长。

“野蛮”生长

现为房县天源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地点的一座四层办公大楼,矗立于半山腰,相比周围的农家别墅并不起眼,但总能被作为“革命根据地,打响致富第一枪”的历史丰碑建筑,介绍给各路参观者。

1988年秋,这里是一个关着几头牛的牛栏,村里的三个青年聚集于此,谋划开矿。这三个青年是现尧治河村党委书记孙开林、现化工股份公司董事长许列奎,已退休的老会计许年福。

随后,孙开林带着“要致富,先修路”的口号开始挨家挨户磨嘴皮子。

“石头能变钱?修路占了我的田,我拿什么吃饭?”部分人有顾虑。躺在自家田地阻挡修路的闹剧也不时上演。“你躺下来,我就抬走,再躺再抬……”村里甚至专门组织了一个“抬人”班子以保畅通。

“如今的硬化水泥路,最初都是靠钢钎这些最原始的工具凿出的,不像现在有挖掘机啊,大家吃了不少苦啊。”回忆当年,年纪大点的村民几乎都能讲出一本“血泪史”,三死五伤的人员作为英雄人物被写入《尧治河村志》。

四个月后,通往房县的6公里简易公路贯通,第一辆矿车进入尧治河,载满矿石离开便陷在刚挖出来的土路中,孙开林跟司机打保票:“你放心,我们山里人有的是力气,抬也要把你的车抬下山。”三头牛和矿上的人拉纤一般折腾了一天才让矿车上路。临走,司机黑着脸——路不修好,拉金子我也不上来了!

继续修!孙开林带头。此后的很多年里,村里的重要工作就是修路,一直到今天,硬化路面仍是大事。而通向镇上的路需经过白果村等好几个村子,也均由尧治河出资完成。

没几年,磷矿很快富裕了村民的钱包。“每年揣几万块钱,小富即安。矿总有开完的一天,给子孙后代留碗饭。”孙开林琢磨着新出路——修水电站。

1992年,尧治河告别煤油灯时代,不过电吃的是房县的“救济”,“会受限制,他说拉闸就拉闸!逢年过节,干部们便携带礼物前去送礼,以确保过节能明明亮亮。”有一次,村里一小伙大婚,疏忽了这事儿,婚礼现场黑灯瞎火。“当时给他们说好话,人家都不干,我们有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

这件事情刺激了大伙儿——房县搞得成的事,又不是什么高新技术,我们也可以搞。1994年底,开始着手修水电站,从房县请技术员解决技术问题,自己出钱出力,一年后,一二级水电站竣工。

但是这两个水电站的效益并不乐观,一到丰水期水跑了,枯水期水又不够用。

于是,房县的小水电专家被再次请到村里,以权威大手笔设计了一个修大水库、在坝后建电站的方案,装机300个千瓦,造价高达600万元。“造价太高,猴年马月能收回成本?”“开矿的几个钱都用来修路了,没钱。”大手笔夭折了。

利用村里两条河的巨大落差修建梯级电站——这个孙开林临时想出的点子,费用不到原方案的三分之一,但工程量大且危险。

需在落差120米的两河交汇处三叉山崖上建一个大型水池,需在悬崖峭壁间凿出两条高3米、宽3米的隧洞,总长6.4公里,还要……而全村600多人口整办劳动力不过200来人。

《尧治河村志》里将这项工程称为“红旗渠”工程。1995年正月初六,很多来村里拜年的亲戚吃了闭门羹,这一天是“红旗渠”的动工日。水库大坝选址峡口,峡谷两边呈V型绝壁,几万土石方得到三里之外开采。唯一通往石场的道路幽深陡窄,偶有路人经过,也需采取“跳房子”的方式方能穿过,车辆无能为力,3万多土方全凭人力解决。

半年之后,水库初具雏形,然而一夜之间山洪暴发,一切毁于一旦。乡亲们哭了,孙开林一个人在被摧毁的废墟中发呆,他说当时也想哭,但忍住了。

重新捡起钢钎时,老人来了,做饭烧水;小孩放学,用书包装几块石头……

腊月十六,马面河水库工程祝捷大会在大坝前举行,这天,小卖部的鞭炮一销而空。孙开林做报告,念到伤心处竟呜呜咽咽,而台下亦早已泣不成声。

随着村基建工程逐年递增,村内的矿山、水电站盈利已难以为继,他们尝试着“走出村外”。

保康县有5个电站要卖,尧治河想出手,但却连竞标的资格都没有。“县里有招商引资的指标,领导为了政绩,自然要先考虑外商。”即便尧治河给出了高于外商的价格,最终电站还是以6000万的价格花落浙商之手。狡猾的浙江人付了一半定金,就以电站作为固定资产去银行贷款,又再转卖他人。“用你的棒棒打你的腿!”后来尧治河花了8900万重金买下的却是早已转手他人的“圈套”。

孙开林为了这个案件一直找到北京的公安部,法院,悬案直到去年才尘埃落定。“哎……”村党政办主任吕永河一声长叹,有些许经验不足的自责,又有各种无奈的复杂情绪。

据知情人士透露,截止2008年之前,县里对尧治河虽然有部分政策和宣传上的支持,比如将媒体齐聚于此报道该村如何在县委指导下艰苦奋斗,也给予了部分实际好处:开矿赚的钱可以暂缓甚至不做税费和利润上缴,鼓励其用于村里的基础建设,但另一方面也掐着村里的脖子:“你这么牛,怕你搞独立王国,所以有好的项目也不卖给你。”

尧治河早期所买的矿山,旅游、水电项目均在县外,曾远去湖南买过金矿,2008年,在房县建立四星级酒店。

“在外面买项目,我们是贵客,是招商引资对象,政策宽松,当然这种情况从2008年有了好转,县里开始大力支持。”随着国家对矿权的收回,地方不再对矿山具有开采权,改由国家统一拍卖:“只要是公开拍卖的,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买过来。”

虽然以“市场经济”自称,但是在采访的过程中,党委一直被企业负责人强调,村办集团的管理大权仍然由集团党委、村委党委共同把持。“我们村嘛,最有特色的就是跟党走,共同致富。要说经济,那也还是要在党的指导下。”

也许,对于一个村办集团而言,这是再好不过的处理方式,正如这里大多数企业负责人表达的那个意思:不共同富裕,阻挡前进的最大原因或许就是人心。

在村头的广场中,一个花了32万买回的LED大屏终日播放着中央一台,从晨七点半至新闻联播结束,即使广告也不放过。LED屏旁边依次是四块分别挂着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画像并配有时代标语的牌子: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

牌子的空位还有很多,一直延伸到看不到尽头的深山……

理想丰满

“股份”对山里人并不陌生,最原始的解释就是修路之初,家家户户出钱,称为“集资”。后来,“集资”折合为企业原始股,年底再从企业分红。现在,仅是靠着股份,每个普通村民每年分红不低于一万。

早在1995年,为筹建水电站,村、支两委决定吸纳本村村民以资金和劳务两种形式参股,资金股上限不超过5000股,下限不低于2000股,特困户以劳务形式入股数量不少于500股。全村村民入股50余万元。

一张招股公告贴在全村最显眼的地方。

“办电站让我们私人入股是咋回事?”

“啥叫入股?”

“是不是村里办电站没钱让老百姓摊钱?”

为打消群众疑虑,村里请来了襄阳市委讲师团,首先给党员干部上了一天理论课,大到市场经济结构,小至何为股份制。而后由干部们带着“金融资本运作的魅力”去游说群众。

随着一二级电站的并网售电成功,村民们手里的原始股逐年增值。第一年,分红红利超过股本的20%,第二年达到30%,第三年为了筹建三四级电站,采取了上市公司的做法,将当年应分的30%红利转增为新的股本。

村民手中的原始股正以以几何级数升值,2004年,一批武汉专家的到来打破了这种乐观,他们说要做大做强紧靠村里人的钱是不够的,得上市。

当时仅有一个“四不像”的村办矿业公司,村委会持有大头股份,村民人手持股的混合制导致产权不清晰,村里有时候买个项目,手头紧却没法向银行贷款,“产权”是村委会一直颇为头疼的问题。

“上市”对群众而言也是个新名词,等他们会过意来,又有诸如“上市之后财务公开,那我们村以后的建设从哪儿拿钱,我们的股份是否会被逐渐剥离”等忧虑,甚至党委班子成员大多数人也一度持反对意见。

关于上市的事情一拖就是三年,这三年中,村里尽可能完善基础建设,自2005年建设新农村以来,村里规划了两个小区,所有的居住房屋均按统一格式建造,平均成本31万每栋,村里给予补助大概是20到25万左右,需村民自己掏腰包的只有5-6万元。

2007年,村委会决定必须上市。开了五六次村民大会,一次会议少则半天,多则两三天,逢会必谈上市,最后以90%的高票通过上市决议。

要上市,首先要让产权清晰,其二企业必须采用现代管理制度。三年前就在谋划的企业改制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原来的村办矿业公司规范为(博客,微博)母公司尧治河集团,属管理公司,截止目前旗下另有22家子公司,涉及到矿业、旅游、酒业、酒店等产业,并专门培养一家上市公司——湖北尧治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其中,村委会为集团公司大股东持股36%,其它股份归属村民。集团公司占股份公司股份为46%,此外,尧治河村民中的企业员工和干部在股份公司中另持个人股份,以确保上市后尧治河对股份公司的绝对控股地位。

面对六月份将提交的上市材料,孙开林说:“我们有信心主板上市,毕竟做的是以磷矿开采精化工为主的实业嘛。”

从粗放型转向精细加工的技术变革,比改制更早进行。炸药、采石用具、再加上力气,一炮轰出一堆石头,经简单检测后运往专业提炼厂便完事,这种原始的开采方式在90年代末遭遇过严峻考验,1998年磷矿滞销,一时间村民的钱包缩水不少。

加上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如果没有标准化项目,便不再授企业开采矿权,于是村里开始研究磷化工产业。

搞项目扩建,首先要买断矿山开采权,村里的那几座山已经无法满足新产业的需要。“以前买电站、买宾馆,保康县实在是……”亲娘不疼自己的孩子,尧治河扭头投向邻居房县的怀抱,买断他们已建成的黄磷厂。

“后来,领导的思想解放了,看见我们在房县发展不错,就给我们配置资源啊,马桥有个工业园,叫我们去搞。”

在尧治河之前,马桥镇工业园曾以配置一座优质矿山的条件,引进外面某家实力雄厚的矿业公司,襄阳市领导出席剪彩的场面还颇为壮观,不过之后的四五年,工业园几乎一片荒芜,该集团将矿运回本地加工,理由是:保康交通不行,物流差。当相关领导终于悟出人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征地不是目的,谋利在于那配置的矿山时,便开始向内部企业招手。

此时,尧治河新成立的股份公司正需规模发展,于是大手笔落户在此,总投资目前已达6亿。

“现在,县里和市里都全力支持我们的磷化工!”这话的口气就像终于得到家长嘉奖的孩子,曲折心酸也因为“血缘关系”被淡化在后来的“全力支持”中。

此后的路,相对似乎一路顺风,旅游业在此时已被确立为村里重点发展的新产业,买断在房县手中久未见成效的3A景区——野人谷、野人沟,投资八千万升级改造摇身变“4A”。

该景区处于神龙架和武当山的中点,论实力,争不过两大名山。最初,免吃免住,来玩就行,邀请政商界名人来此做客,做免费推广,同时也想为跻身“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找点关系,最终这个夹在两大名山中的沉默的小伙伴,成为他们的生态圈通票伙伴。

“搞旅游不像开矿,能够实现暴力式致富!”事实上他们从未打算短期内在这个项目上大捞一笔,不过是把游客拉到村内的伏笔罢了。

目前,村内正大兴土木,地质博物馆已建成;太极养身馆拿到了江苏人两亿投资,计划将其打造为“苏商亿万富翁俱乐部”,俱乐部还没建成,会员卡已卖出45张,每张50万。尧治河集团在该馆所占股份并不多,只有5%,打的是“曲线救国”的旗号:“只要有人肯来,我们的服务业、餐饮酒店什么的都能获利不少。”

至于钱似乎不是什么问题,除了学别人招商引资,当地银行甚至有找上门来“求贷款”的冲动。支持尧治河企业上市,不仅仅是保康县的政策,各大银行也都心照不宣地给予了可观的资金支持。

“我们也想有机会能和孙书记积极沟通。”马桥镇农商行支行行长魏光华说。

“什么叫积极沟通?”

“作为银行,很想把尧治河的企业作为优质客户来合作,工行、交行等银行过去对尧治河的支持力度比较大。我们行做的多是小额贷款,去年给尧治河贷了400多万,主要是个人商户和微小企业,比如村内基建的工程。现在我们已经为尧治河旅游发展出台了专门的贷款品种,贷款金额提升到2500万,所以希望能见见孙书记,积极沟通一下。”末了,魏光华含蓄得道出了中心意思:人家尧治河不需要求银行,银行现在得求着他呢。

“如果顺利的话,将来我们会有两家公司上市,一个是目前的股份公司,后者是正在规范的旅游公司。”尧治河集团总经理王定旭透露。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学华西,赶华西,五年十个亿——这是写进《尧治河村志》的口号,孙开林很务实:“咱们的地理条件没法和华西村比,学的赶的是华西精神。”即便如此,“五年十个亿”的理想看起来也堪称丰满。

上海妇科医院-子宫肌瘤鸡蛋大怎么办

重庆看银屑病哪里看的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诱发男性白癜风的因素有哪几种 男性白癜风的三大原因

天津泌尿专科医院哪个好哪家好

上海妇科医院_慢性盆腔炎较有效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糜烂肥大怎样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