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C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李理股市有可能跌破1849点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7:51 阅读: 来源:PC管厂家

李理:股市有可能跌破1849点

近日,民族证券分析师李理?表示,创业板估值偏高与本轮暴跌有一定关系,人民币汇率和股市涨跌之间没有直接关系,他认为股市有可能跌破1849点?,权重股如果再跌10%将是不错的买入机会。

近日,民族证券分析师李理表示,创业板估值偏高与本轮暴跌有一定关系,人民币汇率和股市涨跌之间没有直接关系,他认为股市有可能跌破1849点,权重股如果再跌10%将是不错的买入机会。  以下是民族证券分析师李理的观点摘要:  1、创业板长期的造富效应非常吸引资金,结果造成过高的估值,这样高估的情况是不会持续的,所以暴跌并不意外,只是没有人能预测精确的时间。  2、90年代末期到人民币大幅升值前,汇率基本保持在8左右,可是我们经历了两个大牛市,从这些事实看,人民币汇率和股市涨跌间没有直接关系。  3、四大地产商中除了金地集团,均已跌破10倍PE,从估值角度来说地产股市盈率应该低于香港的同类公司,但是现在毕竟估值已经较低,持有地产股的投资者不应过于恐慌。  4、我认为目前从安全性角度来说,银行股肯定强于创业板,但是银行股的波动性相比于创业板来说简直不值一提,这也就决定了买银行股几乎没有短期暴富的可能。  5、股市有可能跌破1849,只要相应的权重股下跌超过10%即可,现在权重股的市盈率已经比较低了,如果继续下跌超过10%,可能是不错的买入机会。  -----------  A股总市值触碰神奇“红线” 后市或还将杀跌  虽然周三两市探底回升,盘面再现涨停潮,但一则令人震惊的规律却让我们不得不堤防,即A股28万亿市值形成指数“天花板”的规律。过去3年以来,A股市值规模每次达到这一上限都伴随着调整。因此对于昨日股指的探底回升,更多是技术上的超跌反弹,A股后市或还将杀跌。  统计显示,近三年A股总市值先后8次触碰28万亿这条“红线”,随后都是以回调为主。上周,A股总市值最高达到28.5万亿元,上涨动力明显减弱。本周则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总市值快速缩水。所不同的是,本次的杀跌以创业板为首的小盘股也被波及。这一方面是大盘蓝筹股纷纷破净,已到跌无可跌的境地,另一面则是小盘股主力获利丰厚,已开始从中大规模撤退了。这也是为什么网宿科技、百事通等一大批基金重仓牛股近期频频暴跌了。而个股的头部往往就是基金为首的主力砸盘而形成的,其一旦形成往往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大顶,这从中石油48元跌到7元多就可看出。  其实,28万亿这一市值红线的背后,有着深刻的基本面与资金面的变化因素影响。资金面最大的原因,并不是流动性不足,而是A股市场赚钱效应严重缺失,导致投资者信心不足,从而难于吸引增量资金入市。  而基本面上的原因,我们认为,则是改革因素的存在。那些传统老产业,更多的是依靠政府庇护、垄断、土地财政支持等而发展壮大,但当前新领导层思路做出重大调整,中央放权市场、改革垄断、加强监管等,传统格局已然改变,导致大部分守旧的大盘股日渐衰微;而在新思路新机制中,部分新兴力量无疑充分受益,并且新兴产业参与市场竞争、自身努力生命力更强。因此新兴力量的春天正在临近,从而造成市场跷跷板效应不断。  综合来看,A股天花板效应客观存在,不过由于改革力量的存在,市值的天花板并不改变结构性热点行情。而经过近期主力强力洗盘后,我们认为,以下两大四大品种将重新起航。  其一,前期涨幅不大的优质小盘股跌下来就是逢低布局的机会;其二,前期强势股回调到位的可大胆抄底,特别是有主力深度介入的股票,如万向钱潮的惊人爆发;其三,重组仍然会唱大戏,在A股市场演绎乌鸦变凤凰的就只有重组股,如海隆软件昨日的再次涨停;其四,年报业绩大增、技术处于上升通道且又具有高送转概念的股票,可及时跟进。(广州万隆)

马年中国股市展望  一年之计在于春。新岁伊始,充满期待。马年股市能否一马当先,带给投资者久违的惊喜?嘉实回报中心与广大投资者一同对今年中国股票市场的可能走势进行分析,希望对投资者制定投资策略有所助益。  经历了2013年股市的跌宕起伏,我们认为驱动股市的几大要素在2014年将持续呈现胶着的状态,从整体上来说,其合力的作用结果使得2014年的中国股市仍将以震荡市和结构性行情为主,难以出现趋势性行情。我们试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一,中国经济正处于转型阶段,将难以再现过往30年的高速增长。在经济增长进入“7”时代之后,随着经济增速的下台阶,驱动经济的传统三驾马车也有喜有忧。其一,随着以欧美为代表的海外经济复苏,外需正逐渐恢复,有利于中国出口增长。但与此同时,尽管美国 QE的渐进式退出对全球汇率形成压力,人民币汇率却一枝独秀,在2013年升值3%,而且升值预期依然强劲,直接削弱中国出口品的价格优势,对出口形成抑制。其二,中国的消费结构正在转变,将呈现不同于以往的新特征:一方面,随着中国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深,消费者群体的特质和消费内容都在发生变化,医疗保健及相关产品的消费将成为新的增长点。另一方面,信息消费将进入突飞猛进的跨越式发展阶段。其三,投资将以平稳为主。在经济去杠杆、去过剩产能和产业结构升级的背景下,盲目投资将会受到约束。此外,随着地方债和地方融资平台走向阳光和规范化,地方的非理性投资冲动也将受到制约。  第二,股市资金整体偏紧,甚至不排除出现短时期资金流出“失血”的可能。从股市二级市场资金来源的几个维度综合分析,资金面不得不经常性地面临多重因素的挤压:其一,从2013年开始,央行一直奉行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预计2014年市场的整体资金面依然会以紧平衡为主基调。其二,随着2014年IPO的重启,不定期的卖旧“打新”会对股市资金流产生脉冲式影响,一级市场对二级市场不可避免地形成资金分流效应。此外,新三板扩容也已经箭在弦上,对二级市场的资金面影响同样不可小觑。其三,随着社会财富的积累,投资方向和渠道也日益多元化,股票类资产已经从以往的主要投资标的,变为众多可选资产类之一。除股票外,投资者可以在债券、黄金、基金、信托 、银行理财、房地产等等诸多投资品中挑选配置,这也会分流股市资金。  第三,制度和政策改革红利将对市场和部分行业提供有力支撑。十八届三中全会为今后的改革描绘了蓝图,而2014年各项改革会逐步落实和推进,为股市提供政策性红利,具体而言可分为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来自于股市自身的制度建设。随着中国股票市场的改革和发展,股市的效率和功能将得以不断提升。另一个层面则来自于产业政策。我们在过往的专栏中曾经分析过中国发展的两大“刚需”产业——医疗和环保,除此之外,代表产业结构升级的高端制造业以及其他具有成长性的科技文化产业,都将在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也会获得国家产业政策的大力支持。  综上所述,对投资者来说,马年股市仍将是波动不断,极具挑战。嘉实回报中心也将继续同广大投资者一起共同探讨股市投资的逻辑和策略,分享投资的体会。(股市动态分析)

中国股市复杂环境下的理性思考  导言:投资最终比的是谁活得更久,如今A股市场流行各种投资理念,面对概念股的飙升,价值投资的方法似乎再一次宣告了“滑铁卢”,但笔者认为,不要受到环境的影响,你要学会如何给企业估值,如何面对市场的波动,寻找到安全边际有成长性的股票 ,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才是正道。  短期投机风潮经常取代长期投资  如今的A股市场与过去没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一些股票疯狂上升而一些股票不断下沉,巨大的反差使得动物精神毕露无遗:贪婪与恐惧同时显现,混乱与清醒交替进行。市场显得那样有效,高估最厉害的股票似乎表现得永远很好,低估最厉害的股票似乎永远表现得很差。股票越来越与其所代表的企业脱钩。价值投资的方法似乎再一次宣告了“滑铁卢”,从而沦为市场嘲笑的对象。约翰 ?伯格先生在他的新书《投资还是投机》中开篇就指出,在他漫长的投资生涯里,他目睹了传统审慎的长期投资是如何被激进的短期投机风潮所取代的。股票价格通常是转瞬而逝和虚幻的。均值回归是金融市场的铁律。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一节节“列车”争先恐后地呼啸着驶入悬崖后,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本杰明?格雷厄姆说得对,对于“投资品”,只有当投资者以斯宾诺莎所说的“居安思危”的态度去挑选它们时,才有可能做出稳健的选择。我深信,只要你的买入价格不是过高,那么你的下跌风险就很有限;假如你用打折的价格买下来,那么你就有了实实在在的安全边际。  不要让一项投资置自己于死地  我2013年的股票收益率是22.74%,在这个跌宕起伏的投资环境里,我已经很满意了,因为它是在一个低风险的投资组合中取得的。我赞成这样的说法,若是以高风险的组合取得20%的收益,毋宁以低风险的组合取得15%的收益。衡量一项投资是否稳健并不能仅仅强调公司的前景和收入,更在于这项投资是否可能置自己于死地。我的这个投资组合变动很少,依然以细分市场的隐形冠军企业为主,既称不上“新经济 ”,也算不上高科技。其中既有手工模具,又有纽扣;既有管道,又有内饰;既有医院,又有中药;还有叉车和银行。这个组合谈不上有多完美,会产生多大的“想象力”,如果在鸡尾酒会上一定羞于出口,但我欣赏逆向投资的基本原则:任何时候都要去竞争少的,也就是人少的地方寻求机会。这是许多大师级投资者比如霍华德?马克斯、彼得?林奇、约翰?邓普顿的制胜秘诀。投资的本质是回归中值或零和游戏。塞思?卡拉曼说,当下跑赢大盘的品种,不可能永远保持高位。若某个板块跑赢大盘的时间相对较长,这样的表现一定是从未来“借”来的,将来“还”的方式要么是未来长期地跑输大盘,要么是通过暴跌来实现。但是人的天性使人们很难去接受最近表现很差的品种,而这正是长期投资成功的关键。  牢记复利的力量与复亏的残酷  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总是让人感觉危机四伏,也就是说不确定和不稳定是常态的,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良好的策略和心态。股票的上涨或下跌会让大多数人高兴或不高兴,其实上涨并不等于公司的经营就好,下跌也并不等于公司的经营就差。无论是高兴或不高兴,归根结底还是价格。若投资者果真视股票为公司,以价值为导向,就不该出现高兴或不高兴的情绪。最终,当你十分清楚你所投资的公司正在全力以赴的时候,你的内心将非常平静。有一点必须永远牢记,那就是复利的巨大力量和复亏的残酷性。复利是那么的生机勃勃:若每次赚5%,只要14.5次,资产则翻倍。若每次赚6%,只要12次,资产则翻倍。若每次赚7%,只要10.5次,资产则翻倍。而复亏却是那么的凄惨悲哀:若每次亏5%,只要13.5次,资产则腰斩。若每次亏6%,只要11次,那么资产则腰斩。若每次亏7%,只要9.5次,资产则腰斩。  价值投资并非只是买入优质股票  价值投资的方法并非只是买入优质企业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一种。巴菲特在他的《格雷厄姆和多德村的超级投资者》文章让我们看到,价值投资的方法并不相同:有的投资者持有令人费解的“粉单股票”;有的投资者专注于大市值股票;有的投资者进行全球投资;有的投资者集中精力于某一市场比如房地产或能源。有些人运用计算机筛选程序去发掘从统计学角度来说便宜的公司;有些人则评估“私募市场价值”——业界愿意支付的整体公司的购买价;有些人是激进的股东维权者,积极活动要改变公司;而有些人则寻找已具备价格催化因素并能部分或全部实现的低价股票——例如公司分立、资产出售、重要的股份回购计划或者新的管理团队。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同,但是有一点大致是相同的,那就是,承认股票价格与商业价值间的差异、遵从安全利润率的原则以及实施逆向投资的策略。很难说哪种方法最优,例如,若要使用购买被低估的优质股票的方法,则必须考虑这种方法可能无法经常使用。许多人并没有特别的耐心等待更低的价格,以获取更大的安全边际。即使真能等到极富吸引力的价格,又没有特别的耐心等待价值的回归。就算这两者都做到了,却有可能出错而被市场先生迎头痛击。  有一种策略叫做“什么也不做”  我们总是不断地寻找既符合自己偏好又能够理解的廉价投资,但是深度价值却只有在市场极端下跌或极端事件发生时才会出现。当没有极富吸引力的投资机会时,应该现金为王。按照塞思?卡拉曼的说法,持有现金是什么都不做直至极富吸引力的投资机会出现的安全投资之道。它提供了虽然很有限但是正的收益率、本金的彻底安全以及完全即时的流动性。在没有更好的投资选择的情况下,微小的正回报并且几乎不存在风险的现金并不是一个很糟糕的投资对象。之所以采取这种做法不是因为投资者做了一个由上而下的资产配置决策决定持有现金,而是基于从下而上寻找廉价投资而得出的结果。  不过,持有现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知道在没有更好的投资机会的情况下应该持有现金是一回事,真正将这种想法付诸于实施又是另一回事。当别人都因为投机而大赚特赚的时候,一般人很难无动于衷。塞思?卡拉曼发现,推动投机的不是投机的诱惑,而是想做一些什么的愿望。什么也不做也是一种策略:什么都不做意味着寻找潜在的投资并排除那些不满足标准的投资。困难的是,什么都不做看起来就像无事可做,而这会让人觉得不舒服、没有作为、没有想象力、没有激情,并且可能在一段时间内的投资表现落后与大市。  最终获胜的是最受鄙视的股票  有“价值”本身就意味着成长,而没有成长则无所谓有价值。但是考虑到经济或行业周期等的作用,即使是最优秀的企业,也会出现盈利增速减缓、甚至负增长的情形。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股市的目的似乎就是要促使企业的财务增长。实际上,赚取非正常利润的企业往往会承受巨大的竞争压力,从而容易丧失其盈利能力,并且犯下错误。增长只是事情做对后的结果,本身不应成为刻意追求的目标。  高预期增长率的股票通常具有较高的历史增长率,低预期增长率股票的历史增长率也较低。市场往往擅长于以历史增长率推导未来增长率。这是一种“代表性”心理缺陷——以外表而不是现实判断事物。所以,有人只要看到快速增长的企业,就会得出结论:这是高增长的企业,那是低增长的企业。于是,最受羡慕的股票是那些以往在市场和财务上有上佳表现且价格较高的股票,而最受鄙视的股票是那些以往业绩较差且价格相对较低的股票。然而实证表明,最终获胜的是最受鄙视的股票,而不是最受羡慕的股票。难怪塞思?卡拉曼会说,未来的机会在最受唾弃的股票里! 不要随意放弃自己的投资理念  借用巴菲特的话,绝大部分投资者宁愿以普通的方式失败,也不想尝试以不寻常的方法成功。投资确实不简单。在一个艰难的环境里,放弃了自己的理念很容易。不过联系“多巴胺”进行思考也并不奇怪。多巴胺是身体内自然生长的一种化学物质,并通过多种方式影响大脑的运行。多巴胺在熊市中,尤其在账户余额每日或每周逐级下降时,会刺激大脑做出战斗或逃跑的选择。因此,如果投资者不能保持纪律性并在市场动荡时保持头脑冷静,那么将很难有效地应用价值投资的方法。  有趣的是,有人一边在扬弃价值投资,一边却在谈论价值投资。于是,“价值”成为投资行业中被滥用程度最高的术语,甚至于各种各样的策略都冒用了价值投资之名。塞思?卡拉曼曾认定有几种“价值骗子”,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剥去他们的伪装:1、只会吹牛;2、破坏价值投资中的保守规则;3、使用夸张的企业评估;4、对证券支付过高的价格;5、没有为自己的客户提供安全边际。投资不需要伪装或冒进,有时只需要诸葛亮般的坚贞与淡定:“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证券市场红周刊)

ib培训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

ib一对一辅导

相关阅读